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全球能源发展趋势

发布时间: 2013-08-05 打印本页

能源将持续影响全球政治、经济和环境的发展,准确的预测和把握能源发展的趋势和方向对未来发展至关重要。该文概述了导致未来全球能源需求增长的两大主要因素: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论述了能源技术发展、公共政策推行和资源潜力状况对满足未来能源供给和能源远景发展进程的影响,最后对未来能源发展的总体趋势进行了总结。
一、能源需求的变化趋势
世界在不断发生变化,日益增多的人口、经济增长、新技术开发以及政府监管性质和范围的变化都在促使能源格局发生变化,影响能源发展变化的因素众多,并发生复杂的相互作用,但能源需求、能源技术发展、能源资源及环境限制等是其主要因素,起着关键作用,直接决定能源发展的变化和走向。
人口增长与经济发展推动能源需求的增长:能源在帮助经济增长和创造新机遇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人口的增长和经济的繁荣又将推动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一方面,到2040年全球将增加约20亿人口,达到近90亿。另一方面,2010年-2040年期间,预计全球经济年均增长率为2.8%。能源需求的增长趋势:展望期内,全球能源需求将不断增长,但能效的提高抵消了相当部分的需求增长。
二、能源技术加速能源发展
已用了数十年的技术正在进行整合,以安全开采曾难以开采的资源来满足工业需求。水平井和水压裂技术能以更经济、环境影响更小、作业更安全的方式接近和开采页岩和致密岩石中的天然气和石油,促进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
其它技术结合促进了拉美油砂、重油和全球深水储藏的开发,扩大了可靠和价格合理的能源供应。
包括交通运输、家居商用、发电转化和工业生产在内各领域应用高效节能技术,推动社会向低能源密度发展转型。
以CCS为核心的技术降低了温室气体排放风险,推动使用更清洁的能源,逐步缓解了能源对气候、水、土壤等环境和其它生物资源的破坏和失衡影响,并逐步修复。
提升风能、太阳能利用的技术水平,提高风能、太阳能作为发电能源的比例。
三、公共政策影响能源发展走向
公共政策将决定着能源发展的走向[1]。各国政府不愿意采取措施遏制能源需求增长,担心抑制本国经济发展。由于缺乏国际合作,各国出台各自的法令和激励措施来支持发展本地能源供应,从而形成各自为政的地方标准和技术。不同国家的经济和能源表现存在着巨大差异,发展中国家争抢必需的能源来发展经济,而富裕国家则努力调整能源消费结构,以维持现有的生活方式。煤炭成为保持全球经济良好发展势头的妥协选择,行之有效的温室气体减排方案、清洁能源和提高能效的法案难以达成一致,全球能源朝“无序”化发展[2],但当“无序”发展到一定程度,能源发展与环境矛盾难以调和,社会经济持续发展难以为继时,全球各国政府开始关注并致力于解决温室气体排放增加的风险,全球排放的增长模式将发生变化,能源发展朝“有序”方向发展,表现在能效高的技术和碳密集度低的能源得到更广泛的应用,预计2030年左右碳排放趋于稳定,在展望期内,碳排放的增长率为能源需求增长率的一半。
四、能源的资源潜力与供给变化
能源资源潜力仍然巨大,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公布的更新数据,不包括美国在内,世界171个地质地域未被发现的、但技术可采的海陆常规石油约75%,估计为5650亿桶,主要分布在南美和加勒比地区(1260亿桶),撒哈拉以南非洲(1150亿桶),中东和北非(1110亿桶)以及北美北极部分(610亿桶);未被发现、技术可采的常规天然气为5606万亿立方英尺,未被发现、技术可采的天然气凝析液(NGL) 为1670亿桶,而页岩气、致密油、致密气、煤层气、重油、油砂等非常规油气资源预计地质储量达16493亿吨。总体来讲,天然气储量丰富、分布广泛,足够人类再消耗200多年,占剩余油气资源量的40%,同时天然气也是增长最快的主要燃料。60%的天然气增长来自包括页岩气、煤层气和致密气的非常规资源,占全球天然气产量的1/3。
能源获取渠道和供给类型日益多样化[3],石油仍然为第一燃料,天然气超越煤炭居第二,二者合计份额由2010年的55%增长到60%,核能、风能、太阳能和生物燃料等可替代能源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北美供应大幅增长,技术驱动的产量占该地区总产的75%;巴西深水和委内瑞拉的油砂开发促使拉美液态油产量翻番;中东常规油、天然凝析液和致密油产量均出现增长,总计增长45%;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的深水开发将推动非洲能源供应的增长。
五、能源发展的总体趋势
非常规油气将在弥补常规油气产量短缺中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能源发展。从页岩气发展到页岩油,加速了北美能源独立进程,将冲 击全球能源、经济和政治,地缘政治因素造成的供应中断将不会再产生那么大的影响,而且将变得不那么普遍。总体来讲,全球非常资源将对维护全球能源供应安全做出巨大贡献,但非常规资源能否改变世界油气供应的前景,仍存在疑问,因其成效取决于除开发技术因素外的独特地表、地下地质条件,即便非常规油气资源开掘在北美的成功能够复制到其它国家地区,但其快速发展仍存在巨大障碍。
经济增长将推动全球能源需求的持续增长,到2040年左右,能源结构实现多样化,但化石燃料仍占据主要地位,比例超过60%。天然气极大的影响石油行业的发展,形成有效替代,缓解液态石油压力。天然气对全球能源市场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对石油价格长期走势产生新影响,未来结构性因素将导致能源价格走势的分化,天然气价格将经历与石油价格挂钩—脱钩—联动三个阶段,最终独立定价。伴随油价下行,天然气将成为最被看好的能源品种,而煤价最不被看好,油气需求和供给格局的变化,有利于中国油气定价权。
水电、风能和太阳能作用日益凸显,但份额依然较小,缺乏主导性作用[4],非常规油气开发将延缓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各国政府对新型能源发展的高额补贴和优惠政策难以保证,人口增长导致的全球淡水、粮食等资源的紧张也可能限制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带来冲突。未来发展高能效的低碳经济,导致经济生活将减少对石化能源的依赖,高油价难以持续高企,可能会推动未来油价回落,将给新能源行业赢利带来下行风险,30年内追加36万亿清洁能源投资将是一大挑战。可燃冰做为新能源的前瞻性研究能否又一次引发类似页岩油气开发的革命,有待观察。
全球化和市场竞争将推动各国能源效率的普遍提高和趋同,各国政府将能源效率作为政策制订的关键选项,主要能源消费大国都将宣布新的政策措施:中国的目标是到2015 年将能源强度降低16%,美国采用新燃料经济标准,欧盟承诺2020 年的能源需求削减20%,日本试图到2030 年将电力消费削减10%。能源效率改进仍然潜力巨大,五分之四的潜力在建筑领域,一半以上的潜力在产业部门,能源效率的提高可以有效抵消20%的部分需求增长。
竞争和创新是满足能源需求的关键,技术创新和整合推动能效提高、实现减排、开发难以挖掘的资源和非常规资源,从而满足能源需求,并保护环境。
各国不可能成为能源“孤岛”,能源在政治、经济、贸易和环境保护方面关系更加紧密,交互作用日益加剧,由“无序世界”到“有序世界”逐步推进。